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宸欢的网家家

欢,还是一个姐。

 
 
 

日志

 
 
关于我

妞,还是一个妞。。。。。。

网易考拉推荐

明天——2012年中国股市开市第一日  

2012-01-03 16:1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中国股市即将在明天开市,高开低开、涨跌平盘都已经不重要,因为老百姓去年套得太深了,亏得太多了,一句话——中国股市太狠了!
  截至2011年12月30日18时,共有24039名投资者参与了第一财经日报第97期调查——“2011年你赚钱了吗?”调查结果显示:73.34%的投资者2011年的亏损超过30%;84.48%的投资者2011年主要投资了股市、债市;27.61%的投资者有3~5年的投资经历。

  超过八成的投资者2011年主要的投资方向是股市、债市。《财商》调查显示:84.48%的投资者2011年主要投资了股市、债市;8.06%的投资者主要投资了基金及银行理财产品;4.88%的投资者主要投资了房地产;2.58%的投资者主要投资了期货及黄金、外汇。

  而A股的全年惨跌,也让投资股市、债市的投资者连连受伤,亏损几乎成了股民的常事。超过九成的投资者2011年是亏损的,而且七成以上亏损超过30%。

  《财商》调查显示:73.34%的投资者2011年的亏损超过30%;12.12%的投资者亏损在20%左右;5.22%的投资者亏损在10%左右;3.91%的投资者基本持平;3.43%的投资者收益在20%以上;1.98%的投资者收益在10%左右。即2011年有90.68%的投资者亏损。

  由于一夜回到解放前,很多股民对于股市充满了悲观情绪。这个头顶着IPO世界第一和GDP增长笑傲全球光环的市场,却同样摘得了全球熊市的桂冠。

  有股民表示,10年过去了,道琼斯涨了21%,纳斯达克涨了35%,香港涨了68%,韩国涨了274%,印度涨了417%,巴西涨了428%,印尼涨了967%,中国零涨幅。

  尤其是对于IPO和再融资,每一次的推出都是导致股市大跌的罪魁祸首。如今中国股民早已风声鹤唳,有新股市场必大跌。成交量大规模萎缩,炒股多年的老股民纷纷金盆洗手,伤心而去。

  《财商》调查显示,目前市场中的股民大多具有一定的投资经验,属于老手。其中一半左右投资经验超过三年,而新手这一两年较少入市。《财商》调查显示:27.61%的投资者有3~5年的投资经历;25.86%的投资者有1~3年的投资经历;21.50%的投资者有10年以上的投资经历;15.85%的投资者有5~10年的投资经历;仅有9.18%的投资者的投资经历不足一年。

  2011年最后一个交易日,A股市场终于没有泛绿,以红盘“收官”。12月30日,沪深股市双双高开。上证综指开盘报2177.52点,全天都在红盘区域运行。盘中沪指一度重返2200点上方,尾盘收报2199.42点,涨幅为1.19%。深证成指收报8918.82点,涨幅为1.57%。上证综指与深证成指同步出现1%以上的涨幅,并双双实现“三连阳”。

  在惨淡的2011年,年末的最后收尾是否给了股民一个安慰?

  有机构对于2012年的行情充满了信心。认为由于2011年全年A股市场基本处于反复调整之中。2011年股市的下跌已经提前透支了2012年上半年经济增速放缓的预期;A股的底部区域特征已经很明显,2012年行情会好于2011年。

  市场预计,加上现在的低估值状态,将赋予2012年股市相对较好的起点。2012年将会有两波行情。龙年春节前后,若有配合社保入市的“组合拳”推出,一波“自救行情”或可期待,市场将出现投资机会。

  如果要为2011年的A股市场挑选一个年度代表字,恐怕非“跌”字莫属,而在大盘跌无止境的困局中,一级市场的无序“抽血”和二级市场密集“失血”无疑令本已危如累卵的市场资金面雪上加霜。有统计数据显示,虽然2011年A股IPO的激情较2010年有所收敛,但热火朝天的再融资和二级市场汹涌澎湃的套现潮依旧让2011年的A股市场“面无血色”。

         一级市场篇

  IPO“抽血”2567.7亿元

  随着金明精机等四只创业板新股在本周四上市,喧闹了一年的A股IPO市场也正式收官。据本报数据中心统计,2011年A股市场总共有277只新股发行,首发股份总量约为159.6亿股,实际募资总额2567.7亿元,三项数据较2010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实际募资额比2010年锐减2132.2亿元,几乎萎缩了45%。尽管融资额较2010年大幅缩减,但值得注意的是,首发市盈率仍居高不下。统计显示,雷曼光电摘得今年首发市盈率的桂冠,以高达131倍的发行市盈率成功圈钱6.4亿元,即便纵观历年IPO发行史,雷曼光电的发行市盈率都高居第四位。先锋新材、铁汉生态和国电清新的发行市盈率也在百倍以上,此外还有90多只新股的发行市盈率超过了50倍。

  再融资总额3956.6亿元

  IPO的热度虽然有所降温,但再融资的大潮却依旧澎湃。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83家上市公司实施了增发,实际募资总额约3539.8亿元,较2010年增加约75亿元,增发市场也因此超越IPO市场成为A股上市公司在2011年最主要的募资场所。增发不仅从总量上超越首发,其单笔融资规模也领先于首发,深发展A抛出的290亿元的增发申请是年内再融资的最大项目,几乎相当于IPO第一大单中国水电融资总额的两倍以上。据统计,剔除中途停止和未通过的项目,尚有272家上市公司正备案增发,其中67家公司的增发申请已获得了证监会的批准,这67家公司的增发融资总额有望接近1650亿元。

  除了增发以外,配股也是今年上市公司进行再融资的重要途径,今年实施配股的公司共有15家,实际募集资金416.8亿元,虽不及2010年的水平,但仍是A股历史上的第三高数据。特别是中信银行通过配股募集资金175.61亿元,为A股有史以来的第五大配股事件。

  破发破增股激增

  融资“抽血”直接导致破发股和破增股数量的急剧增加。统计显示,今年沪深两市总共上市新股283只,其中有过破发纪录的新股达到228只,新股破发率高达80.65%,而2010年和2009年上市新股的当年破发率分别只有41.55%和3.03%。截至昨日收盘,仍有203只今年上市的新股深陷破发的泥潭无法脱身,其中庞大集团破发幅度高达66.4%。与破发率高达八成的新股相比,今年再创募资新高的增发股同样在“破增旋涡”中挣扎,截至昨日收盘,在今年实施增发的183只个股中,有137只的股价低于增发价。其中,今年1月7日实施定增的深圳惠程跌幅最大,该股目前的股价较增发价下跌了67.91%。

  二级市场篇

  产业资本打折甩卖

  除了一级市场“抽血”因素外,导致今年A股资金面持续紧张的另一主要原因在于二级市场的不断“失血”,特别是向来被视为产业资本最主要套现途径的大宗交易市场,今年的生意尤其“红火”。

  据本报数据中心统计,今年以来共发生大宗交易5178笔,总计成交133.9亿股,成交金额达1377.5亿元,而2010年大宗交易市场的成交量只有80.2亿股,成交金额约891.7亿元,换言之,今年大宗交易的成交量和成交金额分别同比增长66.96%、57.67%。

  除了成交规模的急剧扩大外,产业资本今年套现的急迫性也明显高于往年,直接的表现就是大宗交易折价率的提升,2009年和2010年大宗交易市场的整体折价率分别为6.08%、6.27%,但今年大宗交易的平均折价率却升至6.67%,今年有涉及长信科技等273只个股的1164笔大宗交易的折价率超过10%,占全年大宗交易总量的22.47%。

  公司高管争先套现

  大宗交易市场的繁忙透露出产业资本套现的急切,作为上市公司当家人的高管们在减持套现方面同样显得急不可耐。为了尽早获得套现所持股份的权利,上市公司高管们在今年掀起集体离职潮,今年A股市场总计发布了1264名高管离职公告,与去年同期的752名相比,大幅增长了68.09%。

  离职高管数量的急增直接导致2011年高管套现规模的膨胀,数据显示,截至昨日收盘,上市公司高管在今年总共进行了3255笔减持,减持股份和减持金额各自达到11.38亿股和184.3亿元,其中滨江集团董事长戚金兴在减持5000万股滨江集团股票后将5.26亿元的资金收入囊中,成为今年套现收入最高的上市公司高管。而在2010年,上市公司高管减持的股份和套现的金额分别只有8.26亿股和155.6亿元。

  相对于离职套现时的争先恐后,高管增持自家股票的积极性却令人难以启齿,高管今年增持的股票数量和金额分别只有3.06亿股、32.1亿元,金额不及减持规模的1/5.

  遭减持股成“苦瓜”

  如果说一级市场的无序“抽血”是导致今年破发股、破增股频现的主因,那么二级市场的密集“失血”则造成了大批股票陷入“新低复新低”的窘境。以在今年大宗交易市场上创出最高折价纪录的长信科技为例,该股(以复权价计算)跌幅达46.97%。而国兴电光等另外272只大宗交易折价率在10%以上的个股在今年的股价平均下跌了42.77%,明显高于同期沪深300指数25.01%的跌幅。

       偏股基金篇

2011年股市的收官没有惊喜,基金成了A股市场上的大输家!偏股基金全军覆没,超额收益能力大降,既跑输指数又跑输基准,债券基金也“坑爹”,没能保住其连续6年赚钱的光荣史。货币基金全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约3%,已成为阴跌的市场中那一米阳光。

近70%的偏股基金跑输大盘

  即使昨日的基金净值数据尚未披露,2011年,基金的败局也已确定无疑,基民苦似股民。

  据统计,截至12月29日,363只主动管理的偏股基金平均回报率为-25.49%,而同期上证指数的跌幅仅为22.6%,基金整体业绩跑输大盘2.69个百分点。

  近70%的偏股基金跑输大盘。具体来看,363只基金中,无一正收益,并且,连跌幅少于10%者也找不到。跑赢上证指数的基金只有可怜的111只,占比仅为30.58%。

  偏股基金跑输大盘的惨况5年来首现。2006年年初截至2011年年底的6年时间里,上证指数仅在2008年和2010年出现下跌。2008年,基金跑赢上证指数15.2个百分点。 183只偏股基金中跑输大盘的仅有1只。而2010年上证指数下跌14.31%的情况下,303只偏股基金平均回报率为4.37%。跑输大盘的仅有5只,更有190只基金斩获正收益。

  可比主动管理的偏股基金无一能跑赢比较基准。“偏股基金较少出现跑输业绩比较基准的情况,股票基金只有在2009年出现跑输基准的情况,混合基金只有在2008年出现跑输基准的情况。”某基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庄正指出。

  业绩同样的糟糕反让今年偏股基金们的业绩差距出奇的小。首尾业绩差31.88个百分点,窄至6年最低。同样对比历史,2008年和2010年首尾业绩差分别达到了63.35 和61.8个百分点。

  截至12月29日,今年以来业绩表现抗跌前三基金分别是新华泛资源优势、博时主题行业和鹏华价值优势,回报率分别为 -11.26%、-11.46%和 -11.79%。今年以来偏股基金跌幅最大的银华内需精选深跌43%。

  而从基金公司的角度看,在可比的60家公司中,仅有7家公司旗下的偏股基金平均回报率跑赢大盘,且这些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多处于中下游水平。

  新华系基金2011年业绩整体表现最为抗跌,旗下的5只偏股基金年内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16.50%,与同期上证指数相比,跑赢约6个百分点;东方、银河、兴业全球、长盛、长城、博时系基金抗跌能力紧随其后,公司旗下的3只偏股基金年内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8.12%、-19.94%、-21.26%、-22.10%、-22.11%和-22.12%,而博时基金是其中唯一一家年内业绩跑赢大盘且是“大块头”的基金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国内最大的基金公司——华夏基金旗下10只偏股基金平均回报率为-22.98%,跑输大盘。而多次问鼎冠军宝座的公募“一哥”王亚伟跌出前三已成定局。

  债基终结六年不败神话

  股债跷跷板效应莫名地在2011年消失。作为固定收益品种,2005年至2010年期间债基收益均为正,2008年熊市债基涨幅高达7.42%,今年债基注定“坑爹”了,没能保住其连续6年赚钱的好成绩。

  众禄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12月29日,债券基金全年平均跌幅3.56%。这一数字较前三季度-5.99%的回报率,减亏2.39个百分点,但与去年全年债券型基金7.2%的平均收益率来讲,“稳健”之名尽丧。


              股市十年 掠夺的十年

   2011年12月30日,年度最后一个交易日,上证综指收于2199.42点。股市一夜回到十年前,股民平均亏损4.2万元。

  十年之间,沪深股市扩容十倍,总流通市值达到17万亿,上证指数却几乎回到原点。中国资本市场作为融资平台的作用被过度强化,沪深股市最近几年上市公司融资数名列全球第一,融资规模也稳定在前三,不管是发审、保价还是监管制度都仅保障了融资者的利益,股民源源不断地资金投入却未能获得收益。

  十年,股市财富一直在向融资者大转移。

  一线调查

  PE套利化、IPO圈钱化、基金钱庄化

  “圈钱文化”吞噬小散财富

  10年是一个轮回,10年中A股市场从2200点起步,经历了一轮过山车似的癫狂,在延绵8个月的熊市后,上证综合指数(2199.417,25.86,1.19%)又跌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二级市场一片凄风冷雨,融资市场却上演了一幕纸醉金迷的饕餮盛宴。

  众多航母级的国企大盘股联袂A股回归,IPO、配股、增发,2010年A股市场总融资额更是超过了创纪录的1万亿!2011年股市低迷,融资市场依然火爆,统计显示,2011年全年融资额超过7100亿元,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独占鳌头。

  10年股市,就像一个单向食物链条。处于食物链最高端的PE市场,原始股东通过二级市场实现了财富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值;处于食物链中端的基金、机构,一边向上争食高端的盛宴,一边向下肆意猎食股民、基民的血汗财富;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普通投资者,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靠天吃饭还要看机构眼色行事。

  正是这条单向食物链,把财富从食物链的最低端向高端源源不断输送。

  融资大爆炸, “财富”大缩水

  2001年至今,上证指数辗转10年,停滞不前。与指数的委靡不振相比,股市的融资总量和市值总量却呈现了爆炸性的发展。

  据同花顺统计,2001年股票市场的总市值流通仅为3.8万亿元,而10年后的2011年股市总市值膨胀到了25万亿元。在股市行情最为火爆的2007年,当年股市总市值更是达到了创纪录的32万亿元。

  股市总市值几何级数增长的背后,是融资市场的迅猛扩容。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A股市场包括IPO新股、配股增发、定向增发在内的总融资额达到了3.2万亿元。其中,2010年全年的融资额就超过了1万亿元大关。其中,2008年、2009年、2010年,实施现金分红的上市公司家数分别为856家、1006家、1321家,占所有上市公司家数的比例分别为52%、55%、61%;现金分红逐年增加,分别为3423亿元、3890亿元和5006亿元。

  10年,A股市场证券开户数从最初的几千万,一跃而上,至目前沪深两地开户数超过了1亿户。

  相对于总融资额,总分红额远远落后。数据显示,2001年6月至2011年10月,中国股市10年间的累计分红仅仅只有7500.67亿元,近七成公司上市10年未有现金分红,上市之后公司的分红意愿也是逐年减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统计显示,10年来投资者累计为国家缴纳了5388.91亿元的印花税。

  根据统计,2011年全年A股市场流通市值损失超过3万亿元,相当于每个投资者都因为股市下跌亏损4.2万元。如果扣除掉开户数中长期不操作的的“僵尸户”,单位账户的损失将更为严重。

  就在亿万股民为股价“神伤”之时,中国股市却批量制造了一大批亿万富翁。今年市场跌跌不休,但造富能力却有增无减,2010年跻身A股百富榜的家族为48个,而2011年则有57个。57个家族财富总额为4606.46亿元,平均每个家族拥有80.82亿元。

  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认为,四年熊市,广大投资者亏损累累,但A股市场67%的富豪却在这四年中造就,“股权分置改革的成果被篡夺成为豪门盛宴,中小投资者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制度的最大受益者是富豪”。

  近两年,随着中小板、创业板的扩容提速,两个市场更成为了亿万富翁的批量生产线。1000多位亿万富翁尽享“资本创富”带来的喜悦,普通投资者却承受着两大市场股票集体价值回归带来的套牢之痛。

  截至目前,2009年深圳创业板设立以来,两年中挂牌股票总家数已经逼近300家。然而,中小板市场从2004年“新八股”登场,到2009年第300只中小板股票太阳电缆亮相,足足用了5年时间。创业板扩容速度惊人。

  PE全速输送财富

  作为当今资本市场最时髦的词汇,PE(私募股权投资)成就了无数原始股股东的爆富之梦。然而,被大多数人忽略的是,在英文缩写里PE还代表着股票的市盈率(股价/每股收益)。

  从研究PE市盈率的券商精英,到淘金原始股的PE公司老板,宋子晖(化名)完成了自己职场最重要的一次转身。

  宋子晖曾经是某著名证券公司营业部经理,凭借圈里摸爬滚打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宋子晖2008年辞职后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与大多数券商人士转投私募不同的是,宋子晖把目光投向了PE领域,他的合伙人是一位律师,经手过多个IPO项目,经验丰富。

  宋子晖对记者透露了PE操作中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现在内地市场的所谓创业投资、私募股权投资与海外市场完全是两码事,我们做股权就是为了增值套利。”宋子晖说话直截了当。

  “海外创投资金,对于企业的原始资金投入,通常都能够直接进入企业现金流,对实体经济快速发展产生主推作用。企业经过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运作,才能实现挂牌上市。”宋子晖说,A股市场则不然,比如最近上市的很多创业板新股,很多都是上市前一年引入的创投资金,这样的资金基本不会对实体企业带来经营帮助,更像是“投机性资金”,IPO完成后,捞一票就跑。

  宋子晖认为,像他们那样的创投公司,更确切地说应该叫“IPO公关公司”,创投公司从字面就很好理解,是帮助企业“创业”,而我们则是帮助企业“IPO”。

  “创业板开闸后,IPO新股发行门槛大幅降低,做实业、做股票、搞专利研发的都瞄准了创业板,我们的作用就是把各种资源整合在一起。”宋子晖以他正在接触的一个项目为例,“有一位河北的刘老板,做钢铁生意起家,收购了几个钢铁公司,同时还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钢铁集散市场,这位老板也做过股票,大家都很熟。刘老板找到我,咨询看看有没有上市的可能。我给他提出的方案是,他们家族共有4个兄弟,都做钢铁生意,我建议他们兄弟将各自的企业合并成一个公司,再装进去一个新材料公司,这样传统的钢铁公司就可以提高‘科技’含量了。然后再把各个渠道打通顺畅,上市也并非没有可能。”

  至于如何打通“各个渠道”,宋子晖虽未透露更多细节,却告诉记者操作起来很容易,因为每个环节都有专门的人和机构帮助疏通。“刘老板的钢铁生意做得不错,虽然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企业,但现金流稳定,收购了几个小钢铁公司后,在当地影响力非常大。这样的企业就算有包装成分在里面,上市后也不会跟那些伪高科技似的业绩变脸,对很多机构来说都是好选择。”宋子晖说。

  除了上述钢铁PE项目之外,宋子晖手头还有一个基本策划完成的医药项目,“这个项目引入的创投资本非常有背景和实力,公司原始职工股的处理也已基本完成,目前IPO相关报备资料也正在最后筹备当中。”宋子晖告诉记者,这个项目中他们公司获得了约20万股原始股,这些股份并没有划入投资公司的账户,而是转入了他亲属的一个个人账户。

  “公司注册是投资顾问公司,并不是创投公司。股份转进个人账户,这么做一可以避税,二可以避嫌。以个人名义操作,各个环节都顺畅的多。”宋子晖透露,如果成功过会,这20万股原始股,公司一分钱不用掏,算是企业给公司付的IPO咨询费。

  至于这家医药企业如果成功过会后,一旦挂牌交易,原始股份究竟能够获得多少增值,宋子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预期。

  “这个要到时候再看,排队过会的公司有几百家,究竟什么时候能过会还是个未知数。而且发行市盈率还要跟保荐机构敲定,上市后的定价也看市场环境。”宋子晖说,这个项目保荐机构也比较有实力,公司是医药行业,市场认可度比较好,成功发行后每股收益应该能超过6毛钱,股价定位比创业板平均市盈率略高,应该问题不大。

  据同花顺统计显示,目前创业板公司的平均估值为41倍,比中小板公司的31倍平均估值高出超过30%。

  IPO定价助原始股东套现

  如果说成功过会招股,手握上市公司原始股的股东们一只脚跨进了资本殿堂,那么能否成功实现高溢价招股,才是原始股股东分享这场财富盛宴的关键。

  对于宋子晖来说,虽然公司成立两年时间,还没有真正独立完成过PE项目的运作,但参与IPO定价的相关运作却不在少数。

  “成功过会后,基本上一个项目就完成了90%,剩下的工作都是技术型操作。”宋子晖透露,比如过会完成后就要马上组织大量的机构调研报告发布,“让人家买你的股票,总要好好地夸夸自己。一般我们会先把上市公司所有的资料打包发给研究机构,相关研究机构会按照各自风格编出研究报告,当然这些调研报告绝大部分都是正面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调研机构给新股发出不建议询价的报告还是比较少见的。

  宋子晖直言,有些分析师、研究员相当“懒”,我们要把研究报告按照他们的风格写好,然后再发过去,分析师、研究员直接署名,调研报告即告完成,真正去上市公司实地调研后再发布的价值研究报告绝对凤毛麟角。

  “圈子就这么大,保荐机构著名的就那么几家,有些研究员即便不看好某家上市公司,至多放弃不写,犯不着为了一家公司得罪同道。”宋子晖说。

  “对保荐公司来说,股票发行价格定得越高,收取的保荐费用也就越高。”宋子晖说目前保荐一个项目,保荐机构收取的费用通常为融资金额的4%~7%,也有个别案例的费用偏离这个区间。

  IPO新股高发行价对原始股股东和保荐机构来说,无疑是个双赢局面,而从二级市场参与新股炒作的普通投资者则成为了市场风险的买单者。

  由于创业板设立之初,在二级市场遭到了狂热追捧。深圳创业板指数一度上摸历史高点1329点,然而随着创业板泡沫的崩溃,指数一路大幅调整,至今跌至700点的水平,几近腰斩。

  数据显示,2010年12月以来创业板指数的调整远远大于A股指数。绝大部分创业板股票大幅价值回归,参与其中的普通投资者多数重度套牢。

  以创业板股票金龙科技(300032.SZ))为例,发行市盈率高达132倍,原始股股东获利超过30倍。而金龙科技上市第一天创造的32.88元天价也成为历史最高价,随后股价一路狂泻,截至目前,价格仅为13元,股价跌幅超过60%。

  这样先天虚高的发行价让持有原始股的股东们纷纷选择套现。统计显示,2011年来A股市场共有630多家上市公司的4650位股东进行了减持操作,合计减持约70亿股,套现金额近千亿元。仅在11月份单月就有800多次减持,套现金额高达百亿元。

  长期跟踪大宗交易平台的资深券商人士郭女士对记者说,“大宗交易平台是创业板原始股股东减持套现的重要通道之一。因为创业板股票流通市值偏小,原始股股东连续竞价减持可能对股价产生剧烈波动。选择盘后在大宗交易平台进行议价交易,一方面可以快速套现回笼资金,另一方面对股价影响降到最低。”

  “很多上市公司都是包装上市,股东都是赶在上市前突击入股,公司高管有些就是挂一个虚名,既没有参与到公司的原始创业阶段,也没有进入公司挂牌后的实际运营,限售股解禁后的唯一选择就是套现。”宋子晖说。

  基金钱庄式搬运财富

  同花顺统计显示,10年来A股市场总融资额达到了惊人的3.8万亿元,总市值更是超过了25万亿元。

  10年间指数原地踏步,而股市的总容量却经历爆炸性的发展。巨大的融资总额、天量的股票市值又靠什么来支撑呢?开放式基金充当了财富搬运工的角色。

  巧合的是,10年前的2001年,恰好是中国证券市场第一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诞生的年份。资料显示,当时华安创新首发募集金额达到创纪录的50亿份。

  继华安创新之后,中国开放式基金市场就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壮大,货币基金、指数基金各种基金创新品种接踵而至。

  经过10年发展,开放式基金市场也与股市总容量一样同步爆炸性增长。根据天相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开放式股票型基金的规模为1.10万亿元,其中指数型基金规模为3129.39亿元,积极型股票基金规模为7881.65亿元,混合型基金规模为5604.23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为1551.89亿元。

  以前百姓炒股票被视为不务正业,被当做投机客,而通过购买基金投资股票,让“投机”行为“投资”化。

  而随着基金定投、直投等创新产品的陆续出炉,百姓习惯购买基金的同时,口袋里的资金逐渐从银行储蓄转移到基金账户中。

  “资本市场,谁的资金量大,谁就具有话语权。”北大金融与投资课题组执行秘书长王志勇分析认为,开放式基金已经成为A股市场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基金的话语权不但体现在对股市投资价值的判断,而且体现在对于融资市场的强势地位。

  王志勇进一步解释,基金凭借庞大的资金储备,同时享受新股配售优先权,在股市低迷的时候,打新股是基金低风险获利的重要途径。同时,在再融资市场,尤其是定向增发市场,基金更是一呼百应,基金几乎包揽了除大股东定向增发以外所有的定向增发操作。定向增发中,上市公司往往会充分征求基金的意见后,制定定向增发价格。而为了使定向增发顺利实施,上市公司通常在增发实施前后,实施高比例分红,甚至大比例送配,以满足基金胃口。

  “如果没有基金公司的配合,很多再融资项目都无法实施。”王志勇做了个生动的比喻,基金公司就像一个大钱庄,老百姓都认为把钱放在这个钱庄中能够增值,于是钱庄规模越来越大,上市公司缺钱,就拿股权到钱庄换钱。

  钱庄掌柜对上市公司说,你要给我好处,不然我不给你钱,于是各种黑幕交易、老鼠仓应运而生。钱庄掌柜又对百姓说,钱放银行跑不赢CPI,放在我这儿安全,但需要交手续费。可惜好景不长,2006年开始延续两年的大牛市到2008年即戛然而止,股市调头向下,之后便是4年的大熊市。百姓眼睁睁看存在钱庄里的1块钱,缩成了9毛、8毛……3毛甚至更低,索性把钱跟存银行里一样放着不管了。

  不同的是,钱放在银行就算跑不赢CPI仍然会拿到利息,而放在钱庄里,不管股市晴雨,掌柜的手续费照收不误。

 

  评论这张
 
阅读(19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